当前位置:首页
> 新闻资讯 > 媒体聚焦
视力保护:
中国安全生产报:吃一踹 长一智
来源:安徽电建一公司   作者:夏忠   日期:2017-08-25   字号:[ ]
  望着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,我心头一怔,14年前触电的情形不由自主地浮现在脑海中。
  那天早上,雨过天晴,微风轻拂,格外凉爽。早晨的班前会上,班长安排我带领两名学员用电磨头打磨工字钢。出发前,班长一再强调要做好防止触电的防范措施,要先把作业区域地面上的积水清除掉,铺上木板,再在木板上铺一层绝缘橡皮垫,以防电源线表皮有破损造成漏电,并嘱咐我们电线千万不能沾水,要放在绝缘橡皮垫上面。
  由于作业区域积水较深,我只好带着两名学员先将积水扫进排水沟。待我扫完时,汗水已经浸透了我的工作服,鞋里也进了水。学员小张见状,急忙催促我回宿舍冲澡,把潮湿的衣服、鞋子换掉。我没答应,坚持要去仓库借木板和绝缘橡皮垫。在去仓库的途中,我不时停下脚步挠痒痒,潮湿的工作服贴在皮肤上,奇痒无比,特别难受。这时,那两名学员自告奋勇地说借木板和铺橡皮垫的活由他们来完成,等我换好衣服回来,直接去打磨,两不耽误。
  穿着潮湿的衣服和鞋子的确不舒服,再加上铺木板、橡皮垫都是小活,没啥难度,他俩干这些活不在话下。想到这里,我便将手中的小推车交给他们,我一路小跑回到了宿舍。
  等我从宿舍回到作业区的时候,他俩把电磨头递到我手里说道:“我们已经把小活干完了,打磨需要技术,您来吧。”我一边夸奖他俩手脚麻利,一边按下启动开关,谁知夸奖的话音刚落,我就觉得手指发麻,麻感瞬间传到手臂,直至全身颤抖,我意识到这是触电了。此时的我一心想把手里的电磨头扔掉,但它像粘在我手里似的。那两名学员被眼前这一幕吓得呆住了,束手无策。我吃力地指着旁边的木棍子,意思是用木棍把我手里的电磨头打掉,但没想到,他俩竟领会错了。
  一名小伙子拿着木棍,胡乱挥舞起来,导致我肩膀吃了好几下闷棍。就在我命悬一线的时候,一位电工师傅路过这里,他一看就知道我触电了,眼疾手快的他,一脚踹掉了电磨头,我身体里的“麻劲儿”随即消失。
  经医生检查,我的各项指标均正常。而早被吓得魂飞魄散的我,在医务室躺了好大一会儿才缓过劲儿来。恢复清醒的我一头雾水,防触电措施咋就不管用了呢?是木板腐朽了?不对啊,那还有绝缘橡皮垫啊!难道绝缘橡皮垫质量有问题?百思不得其解的我,下决心一定要找到“触电”的根源,以免其他同事步我后尘。于是,我来到作业区域,决定查个水落石出。
  走到作业区拐角处的电源柜附近,我愣住了,电线直接落在潮湿的水泥地上,木板、橡皮垫跑哪去了?我赶忙把那两名学员喊来,让他俩帮忙找木板和橡皮垫。那是从仓库借的,要还回去的!
  他俩看见我后,神色慌张,说话也吞吞吐吐。怎么回事?我发火了,这时二人才低头说出缘由。
  由于作业面较大,需要铺的木板和橡皮垫也很多,借了还要还回仓库,来回折腾,太麻烦了!他俩便商议出个省事的办法,用小木棍把电线支起来,不挨到地面,即使电线破损也不会引起“短路”或“触电”。于是,他们跑到木工厂拿了一些木棍。
  没想到是,一阵小风刮过,弱不禁风的木棍全倒了,电线表皮破损处和潮湿地面“亲密接触”。恰好这时,我开启了电磨头开关……
  吃一堑,长一智。从那以后,我不仅执行防触电措施时亲力亲为,而且还严防执行落实中“偷工减料”的现象重演,除此之外,我还会在雨季来临之前,提前搞几次触电救援和急救演习。
  (刊于《中国安全生产报》8月15日8版)


打印】 【纠错】 【关闭
上一篇:
下一篇:

  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