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
> 新闻资讯 > 国资动态
视力保护:
【“5•12”十年记忆 ②】中国石油:希望之光 照亮百姓新生活
来源: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      日期:2018-05-10   字号:[ ]

编者按 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,四川汶川发生8.0级特大地震。十年后,曾经满目疮痍的四川地震灾区如今面貌一新,焕发勃勃生机。十年来,经过科学重建、科学发展,地震灾区的基础设施、产业发展、生态环境等方面发生巨大变化。这背后,凝聚着在川央企国企从灾难中重建到跨越发展的奋力拼搏;也凝聚着广大中央企业和国有企业全力援建的行动与心血。在“5•12”汶川特大地震10年之际,国务院国资委网站即日起刊发系列报道《“5•12”十年记忆》,聚焦十年来中央企业和国有企业援建汶川重建震区的行动。

2018年春夏之交的映秀、北川、汶川、茂县……溪边的青草,坡上的野花,不可阻挡的春天战胜了寒潮,虽然艰难深重,却是势不可挡。

5月9日,茂县城北电梯公寓,羌族妇女张娟在洁净的厨房里忙碌着。屋里,三个卧室门上张贴着大红“喜”字,几名女同事正在客厅里欢声笑语。张娟望着蓝色的火苗,心里美滋滋的,她要做一道拿手的羌族菜,招待朋友的光临。

蓝色的火苗——洁净的天然气点燃的希望之光,似一束束爱的光芒,照亮了灾区巨变的风景。

9个月实现“小目标”

早在1995年,都江堰就用上了天然气,不过,由于是双气源用户,用气缺口偏大、压力偏低,一些用户甚至还出现打不燃火的现象。

北川配气站保供新北川。

“2008年,都江堰损毁了15617户用户”,都江堰集能燃气公司副总经理罗明赋说,灾后重建工作全面启动后,各农村安置点、城区安居房、居民自建房等全部通了天然气,至2012年,城市管网由2008年的近500公里,猛增至1200公里,用户增至23万余户,用气缺口超10万立方米/日。

瓶颈在2012年被彻底解除。为保障灾区用气,西南油气田公司全力支持建设都江堰第二条天然气输气管线。

2012年3月,这条34公里长、设计日输气量60万立方米的新干线开工,9个月后实现“小目标”,强劲的气流源源不断地注入灾区。

罗明赋心里暖洋洋的,在历尽劫难的这个最寒冷的冬天,没有什么比石油人对灾区群众的关爱与呵护更温暖。他深有感触地说,没有中石油全方位支持和保障,都江堰的能源发展之路不会这么顺、这么快。

都江堰市七一聚源中学。课间,学生们在操场上散步、做操、打球,缓解学习的紧张情绪。透过围墙,朵朵蔷薇从青青藤蔓上怒放,开出一树嫣红。

这是经历过劫难的花朵与青藤啊。

漫步新校园,学校食堂和学生公寓全部通了天然气,学生们每天可以吃上可口的饭菜,运动后回到宿舍,一拧开关,舒适的热水洗涤一身疲惫。

学生们幸福的模样,都江堰集能燃气公司技术员翁宇羡慕中有祝福。他说,几年前,他读大学时,洗澡还得去公共澡堂呢,不过,孩子们的环境变好了,不正是我们所追求的吗?

个体户和学校的心愿

从山顶望去,映秀新镇似一颗明珠静卧在群山脚下,渔子溪河环绕着涅盘重生的映秀镇缓缓而去。镇上人不多,异常安静。或许,新生活就是这样,静静地,却是勇敢而顽强地向前走着。

唯一没变的是漩口中学的遗址,如今,在主教学楼下依然长眠着23名师生。

李均是土生土长的映秀人。起初,他经营乙炔,地震重建后,大家不再捡柴烧,他又卖上了液化气。

镇上住有8000余人,为了省钱,大多数住户和商户选择用电或酒精作燃料,将液化气作为补充。李均算了一笔账:酒精3.8元/公斤,液化气110元/罐,算下来要9元/公斤,他每月卖出20多罐气,加上其他经营户提供的气,全镇大约要消耗100多罐气。

“新友”饭店经营者王新友说,现在镇里人不多,为了降低成本,平时多使用酒精,只有炖菜时才会用气,但每月也要用2罐气。镇里的餐饮经营户大多如此。

不过,李均还是希望镇上能用上天然气,倒不是为了自己的生意。他说,酒精的安全系数太低,他以前找到镇上问过建管道的事,但这里地处地震带,哪能说建就建呢?

映秀中学,食堂师傅正用洁净的天然气给孩子们做饭。

位于映秀镇的漩口中学,在地震中蒙受了巨大损失,重建后更名为汶川县七一映秀中学。

新学校食堂里,墙边建有一排整齐的灶,10余口锅能同时烹饪。

映秀中学总务主任杨勇强说,学校面向阿坝州13个县的藏、羌、回、汉各民族学生招生,总数900余人。除电灶外,学校原来安装的清真灶只能使用气,因此,将它用于满足“零星和特殊需求”的学生,平时储备了6个大罐,一个月要消耗10多罐气。

杨勇强算了一笔账:现在电费0.32元/千瓦时,但很快就要上调了,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,或许学校会全部用上液化气。

“气车”穿行崇山峻岭

汶川和茂县,虽然没有管道天然气,但在西南油气田公司全力支持下,两县均用上了CNG。

对汶川县中烨天然气有限公司来说,灾难总是伴随左右。成立于2004年的“中烨”,地震时,5000立方米的储气站损毁,不得不从青土沟搬迁至麦地沟,2010年7月恢复供气。2013年,又遭遇泥石流,储气站再次损毁,后在原址重建,1个月后恢复供气。

“这么快恢复供气,我们是有底气的”,总经理邓寿文说,这源于中石油的坚强保障。重建时,房屋建好了,就得考虑发展出路了,天然气运输需求量非常大,“中烨”通过槽车,在邛崃、广汉等中石油所属的充装站充装CNG,然后一车车运抵汶川和茂县。

目前,近5万人的汶川县,已建成了40公里的城区管网,覆盖了90%以上的住户。

与汶川相比,40公里外的茂县人口也是5万,但人气要旺得多。在茂县,“中烨”也建有5000立方米的储气站,但城区管网有60公里,用户超过了5000户。

余耀丹在厨房忙碌。

羌族姑娘余耀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与天然气有瓜葛。2008年,余耀丹在茂县中学读书,地震当天,“中烨”公司在学校敷设管道,2010年5月,待学校开通天然气后,她已考上大学离开了茂县。

2016年,余耀丹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效力,担任茂县古羌城酒店餐厅部主管。

余耀丹说,酒店每天有50多人用餐,最多时达600余人,两年里,没有一个人吃过冷饭冷菜。

以前没有见过蓝色火苗,现在天天接触天然气,当记者询问天然气有什么好处时,余耀丹脱口而出:效率、清洁。

2010年,来自湖北咸宁的邓柏燃,在茂县重建后留在了“中烨”。8年来,他从陌生到熟悉,从孤独到快乐,走过了一段段艰辛的旅程。突然间,他哭了,过后,眼里重新现出光彩。他说,现在,茂县的面积比地震前扩大了三倍,全县用气无忧呢。

他的自信,来源于大后方的保障,就像古羌寨那棵在地震中依然挺立不倒的“神树”。

两面锦旗的故事

中国唯一一个羌族自治县——北川老县城,在地震中变为废墟。如今,老北川作为地震遗址区原貌保护。

西南油气田天新燃气有限责任公司生产技术部副经理覃霞说,震后第二天,救援队伍进不去,救援物质受阻,“天新”检查管网无恙后,恢复了长虹大酒店的供气——每天蒸5000个馒头,由专人送到北川。

如今,距离老县城23公里的永昌镇,北川新县城已然崛起。

2010年1月,北川重建中,输气管理处磨家配气站至北川管线开工,虽然只有短短40公里,但输气管理处对管道技术方案、走向及碰口方案等进行了细致的审核,仅用3个多月就建成投运。初期,向北川日供气量800立方米。

磨家配气站改造后输气能力提升10倍,保供北川。

2017年,西南油气田公司对磨家配气站进行了改造,日输气能力由5万立方米增至50万立方米。

北川永昌燃气有限责任公司。记者从销部经理张禄彦的深情讲述中,了解到两面锦旗的故事。

北川县黄土镇马村、盐井村在地震时受损严重,后在原址进行了重建,其他部分重灾区的村民也安置到这里,村民迅速发展到1918户。

2013年,两个村申请用气,西南油气田营销部门获悉后,把灾区百姓的事当作自己的事办,从现场踏勘到管道建设,从碰口方案到用气计划都给予了鼎力支持。不到3个月,两个村全部通气。

村里又重新热闹了起来。村民们感动不已,写下“心系乡村百姓情,清洁能源暖人心”、“急送温暖工期短,为民解决用气难”锦旗表达谢意。

2010年至2018年,西南油气田向北川供气达3800万立方米。

永昌燃气公司的邓奕键,老家在北川老县城,十年前,他的命运出现转折,地震中10位亲人离他而去。2009年,他放弃绵阳的事业,毅然回到北川,与天然气结下不解之缘。

邓奕键的内心比任何人都痛,每年忌日,他都会去老北川祭奠亲人。立于遗址,一幕幕不可触动的伤痛记忆,积蓄有最厚重的力量。

“生活一定要过下去,困难越大我越不怕”,邓奕键说,以前老县城没有天然气,乡亲们很苦,他舍不下北川,他最大的梦想就是为家乡发展贡献力量,让逝去的亲人在九泉之下放心……如今,人口只有3.5万的新北川,用户已近2万户,日供气量3万立方米。

一想到城区已建成200公里的燃气管网,邓奕键开心地笑了,“未来,北川的生活只会越来越美好。”

“天上下刀子,也要帮助灾区把气拉回来”

在平武,记者见识了另一种坚韧。

地震时,平武县主城区和平通镇、南坝镇受损严重,从涪江输气站到平武仅127公里的管线,有65公里多处断裂或严重变形。

震后4个月,平武公司在西南油气田江油马路湾加气站充装CNG,两台槽车轮番跑,每天充装9400立方米天然气,保障了城区和古城镇用气。

大爱无声。震后4年间,马路湾加气站一直是平武的能源生命站。

2009年7月,平武发生罕见泥石流,平武至江油的道路多处中断。西南油气田公司营销部门领导要求,“就是天上下刀子,也要帮助灾区把气拉回来”,随后紧急协调到位于广元的CNG加气站输运。

石油人的话语是那么亲切,始终惦记着灾区群众能不能吃上热饭热菜,能不能平稳度过灾后炎炎盛夏。

2010年8月,平武遭遇百年不遇的洪灾,天然气公司被淹没了1.5米。这个深受中石油文化熏陶的公司,发扬“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”的精神,全员连续48小时与洪水搏击,驾驶员参加抢险后稍事休息,又赶赴江油。马路湾CNG加气站优先安排,周到服务,平武断路断水却不断气。

在恢复管网过程中,西南油气田公司给予了大力援助。2008年9月,恢复南坝镇管网时,一位老太太见施工人员奋战在酷暑里,在家烧好开水,熬制了绿豆汤,送到工地上,表达了对早日恢复供气的热切期盼。

至2015年10月,南坝等6个乡镇全部用上天然气。

2018年4月23日,来自江油的刘丽带着3岁的女儿,漫步在南坝镇街头。刘丽和丈夫创办了一家汽修厂,地震时,20余次免费维修参加抢险的军车和社会车辆。她说,南坝镇第一时间恢复了燃气管网,带动了全镇的旅游业发展,她多次到南坝,相信南坝的明天一定更美好。

2012年1月,新建的中坝输气站-平武管道竣工,西南油气田公司对这条管道的建设方案,以及中坝站的碰口方案进行了科学的论证,并在实施中提供了有力的技术支撑。

平武县天然气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赵思顺,这位山东汉子,从2009来到平武后,一待就是10年。他深有感触地说,公司的发展,百姓用气的满足,得益于西南油气田公司贴心关怀。

数据最具说服力:2008年平武用户数4391户,年供气量96.1万立方米;2018年初,用户数14921户,年供气量633.05万立方米。

为中国制造“升温”

对天然气的保供,江油市长祥特殊钢制造有限公司总经理邓吉宁深有体会。

“长祥”于2007年投产,当时仅有的1条锻造生产线运行不到1年,便遭遇地震,基础设施和天然气管道遭受重创。

西南油气田公司江油恒丰天然气公司派出技术力量,检查和评估线路受损情况,三天三夜打着手电筒排查场站隐患。10余天后,恒丰公司向江油发电厂、广元发电厂供气发电。“长祥”一处空厂房成为灾民安置点,不到20天,恒丰公司向“长祥”供气,受灾群众生活得到了保障。

2009年7月,“长祥”灾后重建项目——4500吨快锻水压机生产线启动。西南油气田公司仅用了几个月时间,新建了一条日供气量2.6万立方米的管线,确保这条生产线顺利投产。

这条生产线生产特殊钢中的高端材料,用于装备制造、军工、航天、核电、高铁等领域。如PH13-8产品,以前国内产品的疲劳寿命不到800万次,主要依靠进口,“长祥”生产的这一产品超过了2000万次,是燃气轮机主要部件的原料,另外,在消费领域还被用于苹果手机的模具制造。

对这一中国制造,邓吉宁充满自豪。他说,生产PH13-8,要求温度保持在1300摄氏度,对气源稳定性要求极高,“长祥”年产2.5万吨特殊钢,没有西南油气田公司的保障,是做不到这点的。

一个个喜悦的数字在这个春夏之交传递着。2008年,西南油气田公司向彭州、都江堰、什邡、绵阳、北川、平武等灾区供气1.44亿立方米;

2008年至2018年4月25日,十年间向上述区域供气超过63亿立方米。

在这片浴火重生的大地上,石油人创造着一个又一个奇迹,携手灾区走向更加美好的明天。

【责任编辑:王莉 】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

打印】 【纠错】 【关闭
上一篇:
下一篇:

  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